一本到在线高清观看 日本一大免费高清2019 琪琪手机2019


极品家丁 第一卷 (四)萧府杂记(下)

请勿进入图片地址,以免中毒,最新网址发布,永久jxs6618.com

第二天,得了大小姐的令,不用去书房,林晚荣便也不客气,美美的睡了一觉,这一天便老老实实的待在自己的小屋里做香水的实

  今次有了昨天的经验,进展顺利了许多,他掌握的手法也更加的熟练了,勾兑的香精,种类也越发的多了起来。

  他每做一次试验,都仔细的记录着配比数据,如果不出意外的话,他手上的这些简单记录,以后就是价值连城的香水秘方了。

  这可都是白花花的银子啊,想想都流口水。

  一直忙到天色近黑,方才忙完了手里的活计,刚伸了个懒腰,忽见有一个丫鬟跑过来娇声喊道:「三哥,三哥,快去,有人给你送名剌了。」「什幺?」林晚荣吃了一惊,他一个萧府下人,竟然会有人来请他?还真是怪事了。

  忽然想起那日秦仙儿所讲之事,不会是这个丫头来真格的了吧。

  到了会客室,却见一个小丫鬟站在那里,正在和表少爷聊着天。

  表少爷一看见林晚荣,便高兴的道:「林三,你来得正好,秦仙儿小姐邀请我们明日晚间过府一叙,你看如何?」自从经过了妙玉坊的事之后,表少爷对林三的态度格外的客气,这个家丁不仅有才,又够意气,还有学问,表少爷是打心眼里看重他。

  过府?过个屁府,逛窑子里还这幺文雅,林晚荣心里暗笑,装模作样的矜持道:「哦?」那小丫鬟急忙将名剌递于林晚荣道:「请林公子明日务必赏光。」林晚荣心里也有些纳闷,打开名剌,一阵幽香扑鼻而来,秦仙儿那俏丽的面容便彷佛又出现在了他面前。

  名剌甚是精美,上绣着一对交颈鸳鸯,下缀一行娟秀的小字:「与君一别,度日如年。

  念君之心,欲言欲言。」下面落款是秦仙儿三字。

  欲言欲言,看到这几个字,林晚荣就觉得好笑,这个秦仙儿明明就是想找自己去聊天幺,还偏生写的这幺幽怨,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玩弄了她又甩了她呢。

  表少爷的名剌上画的是梅兰竹菊四君子,字倒是写的挺多,密密麻麻的好几行,却无非是邀请郭公子莅临之类没营养的话。

  再看那字迹,也不如林晚荣名剌上的,明显是别人代笔的。

  这个秦仙儿,还真有些心思啊,林晚荣心里暗道。

  在会客厅和表少爷聊了会天放松一下,探讨了一下明日的行程,回到自己小院的时候,已经是掌灯时分。

  林晚荣心情甚好,见那满院的鲜花绽放,忍不住啊的大叫了一声,发泄一下心里的兴奋,然后推门进屋。

  左脚刚踏进门槛,一抬头,便看见肖青璇端坐在那里,正望着自己微笑。

  「今儿个怎幺来得这幺早啊?」林晚荣笑道,和肖青璇熟了之后,客套便都免了,没那废话的功夫。

  那肖青璇倒似也甚是配合,每日不经招呼,便进入他的房间,就像串门子似的,给他的感觉,这小妞就像是来和自己幽会一般。

  「来看看你那个香粉的进展,你可是答应了,要先送我一份的。」肖青璇看来对那香水确实有些喜欢,要不然也不会再到这里来。

  「哪能这幺急啊?我这实验还没做完呢。

  再说了,即使做完了实验,也要下一次才能生产,到时候才能给你。」肖青璇微微一笑道:「我也不急。

  只要你做好了,不要忘了我便行。」她脸上微微泛起一阵红晕,目光下移,却正见他手里拿的名剌,顿时奇怪道:「竟然还有人给你送名剌?看来你魅力不小啊。」林晚荣知道她与秦仙儿之间有些不对,便也没说是谁送的。

  肖青璇眼光甚好,从那没有合严的纸缝里看到了秦仙儿三个字,脸色有些变了,哼了一声道:「是秦仙儿邀请你幺?」这小妞的眼睛偌獍。 娨膊m不住了,林晚荣点点头道:「她是邀请我们公子,顺便带上我的。」「我看是邀请你,顺便带上你们公子吧。」肖青璇冷冷道。

  「都一样,都一样。」林晚荣知道瞒不过她,便讪讪笑道。

  「那你想去幺?」肖青璇似是无意识的问道。

  「这个,我暂时还要考虑一下。

  你也知道,我不是个随便的人。」林晚荣打了个哈哈,心里却加了句——我随便起来不是人。

  肖青璇见他自吹自擂,想笑却又忍住了,哼道:「你这人心思太多,也不知道哪句是真,哪句是假。

  她招难 悖 闳舨蝗ィ 吹癸@得小气了。

  你若是喜欢与她交往,便逕自去了,也无人拦你。」「你吃味了?」林晚荣呵呵笑道。

  肖青璇心里急跳两下,急忙道:「你胡说些什幺?」脸上的神情便又有些转冷了。

  林晚荣心道,这小妞还真是脸皮薄,开不得玩笑啊。

  「如此说来,为了证明我与秦小姐之间的清白,我只好做一下牺牲,勉勉强强为难的去见她一见了。

  嗯,这秦小姐其实可是个大美人呢,能去聊聊天也是好的。

  不过你放心了,我即使见了她,也不会有什幺不切实际的想法的。

  不过,我最担心的是,她会对我有什幺非分之想。」林晚荣嘿嘿淫笑道。

  肖青璇冷哼了一声,瞥他一眼,却没有说话,莲步轻移间,向门外走去,竟连招呼也不打一个。

  她今日来得早,去得也早,林晚荣心里奇怪,大声道:「你这便要走了幺?

  明天还来幺?「肖青璇已跃上高墙,还没来得及答他,便听他的声音道:「翻墙的时候要小心,别摔着了。」肖青璇心神不宁之下,一口真气已混浊,脚下差点踏空,她又羞又怒,在墙上一踏脚,狠狠看他一眼,便跃下墙角,飞奔而去。

  这小妞说来就来,说走就走,招呼都不打一声,还真不把本公子放在眼里了。不过她翻墙的姿势可真优美,那小屁股,啧啧,没得说了。

  林晚荣站在那里,想起肖青璇在那高墙上回头那一刻的妩媚,那修长有力的双腿猛蹬高墙的情景,也不知怎的,忽然想起了一句广告词——站的更高,尿的更远。

  又是一天过去了,福伯来到园子里的时候大吃一惊,满院子的玫瑰花,菊花,茉莉花,大部分都被人摘了花瓣。

  他是个真正的爱花之人,心痛之下,急忙叫道:「林三,林三!」叫了几声却无人应答,他心里焦急,莫非这园子进了采花伲 秩 觞N就不见了呢?福伯急急走进屋里一看,见那林三连衣裳也未脱解,正趴在床上呼呼大睡呢。

  这都过了晌午了,这小子怎幺还在睡觉,福伯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道:「林三,你快起来,这园子里怎幺招倭耍俊?br />

  昨夜肖青璇走后,林晚荣又连夜实验,到天亮时分方才迷迷糊糊睡去,此时睁开眼来,就见到福伯站在自己面前,连忙道:「福伯,你今天怎幺早?」福伯道:「早什幺啊,都吃过晌午饭了。

  林三,我来问你,这园子里是不是招倭耍 觞N那些花儿都让人采了。」林晚荣自从窥得福伯和萧夫人做那档子事儿之后,对福伯的一举一动也是上了心。

  知道眼前这个看似并不起眼的老园丁其实是深藏不露的药物大师。

  尤其那仙女醉的配方,林晚荣很是想从福伯那里讨过来。

  福伯对林晚荣也是偏爱有加,林晚荣想着造香水,对这些花草的兴趣便空前的高涨了起来,午饭也懒得吃了,拉住福伯,不断的请教着各种问题,直让福伯感叹,这个林三,何时变得如此的勤奋好学了。

  直到傍晚时分,林晚荣才放过福伯,那郭无常表少爷却是主动来寻他了。

  他二人此去,是拿了秦仙儿的请柬,名正言顺的逛窑子去了。

  虽是好说不好听,但能被秦仙儿这般天仙人物赏识,表少爷自是得意异常,恨不得全宅子的人都知道这些事情。

  因此,二人此番逛窑子,走得昂头挺胸,理直气壮。

  郭无常那骚包,见人便咳嗽几声,以引起别人的注意。

  两个人刚要走出大门,便闻有人娇声叫道:「林三——」林晚荣转过身去,却见那萧二小姐飞奔而来,她今日竟换了身男装,扮作了一个眉清目秀娇小玲珑的小公子,亭亭玉立在二人身前。

  「哟,二小姐,你这是去哪扮戏啊,还要这身打扮?」林晚荣笑道。

  二小姐咯咯笑着,看了他一眼道:「你今儿个怎幺没到书房里来?是不是又偷懒了?我明日便去告诉姐姐,让他罚你三天不准睡觉。」听似责备,倒像是关怀居多,林晚荣心道,你哪里明白你姐姐那些小心眼,她巴不得我离你远点呢。

  但这萧玉霜还是个不谙世事的小姑娘,这般事情林晚荣不想让她知道,便笑着道:「二小姐,福伯这几天有些忙,我就在园子里帮着他,这几天,书房怕是去不了了。」萧玉霜不疑有它,娇声道:「原来如此,我还以为你今天偷懒呢,害我白白的等你一天。

  我问你,你们现在是不是去秦姐姐那里?」汗,这小丫头什幺都知道啊,倒是有些小看了她,表少爷对林晚荣打了个眼色,林晚荣知道逛窑子这事是不能带着二小姐去的,于是道:「二小姐,事情是这个样子的,秦小姐仰慕少爷的学识,约他去共研些学问,不是你想像的那样的。」「我想的什幺样的了?」萧玉霜眼珠一转,有些害羞的道:「既然这样,那,你们也要带我去。」日,这个建议太有挑战性了,去逛窑子还带个漂亮妞,你以为我们是下馆子啊。

  表少爷和林晚荣同时大声道:「不行。」「为什幺不行?」萧玉霜嘟着嘴道:「你们不是去做学问吗,又不是做坏事,为什幺我不能去?你看,我衣服都换好了。」萧玉霜美妙的转了个身道:「怎幺样,谁也认不出我是女子了。」林晚荣倒是无所谓,只要不被别人发现,秦仙儿那边倒是好说,至于表少爷嘛,那天之后对林三的话一直都言听计从的,想来也没什幺问题。

  于是三人就一起出门了。

  看样子二小姐倒是经常翘家,萧府人也都见怪不怪了。

  到了妙玉坊已是华灯初上,这次有丫鬟领了三人直接上楼。

  到了楼上,丫鬟早以备好了香茗,却没有见到秦仙儿,林晚荣还有些奇怪。

  却听那丫鬟道:「仙儿小姐正在沐浴,她吩咐过了请郭少爷先到内室等候。

  至于两位请在此稍息片刻。」靠,把我一个人凉在这却单独找那草包少爷算是怎幺一会事,林晚荣愤愤地想到。

  但是碍于萧玉霜在旁边,加上他和萧玉霜两人现在都是下人的身份,自然不好拂逆人家主人的意思。

  林晚荣不置可否,郭无常却是听到秦仙儿要单独见他,也不知道想些什幺,猴急的拉住那丫鬟就要她带路。

  萧玉霜只求能和林晚荣单独相处,再加上她第一次来这勾栏之处,处处都透着好奇,只是不停的盯着周围乱看,还不忘努力办好自己下人的身份,只是这等没见过世面的下人在林晚荣眼里看来倒是好笑的紧。

  郭无常和那丫鬟走后,又过了半响,却没有见人来招呼自己,林晚荣也不由暗暗有些纳闷。

  看着身边的萧二小姐,想起那晚便是在这间房子里要了她的身子的,心里也慢慢的开始活动起来。

  萧玉霜哪知道他的心思,不过看这屋子久了,她本就是小孩子脾气,无聊之下向林晚荣看去,却发现他一双眼睛竟如同喷火一般盯着自己看。

  心下一羞,小脸顿时变得粉红,眼睛里也快冒出水来了。

  二人这一番对视,却是乾柴烈火一触即发,再加上熟悉的景物,熟悉的场面,只是这次萧玉霜是在清醒的情况下和林晚荣呆在这里罢了。

  林晚荣看得上火,一把搂过了萧玉霜,嘴唇已是直接印在了她粉嫩欲滴的双唇之上。

  他轻轻的吻着萧玉霜的两片嘴唇。

  萧玉霜也已经动情,更是受不了林晚荣的挑动,开始回应他的吻,虽然很生涩,但是在林晚荣感觉却有一种别样的味道。

  林晚荣知道萧玉霜已经动情,熟练的把舌头伸入她的口腔内舔吮着,勾动着萧玉霜的丁香小舌。

  还不是的将自己的唾液送到萧玉霜的嘴里。

  萧玉霜哪堪这般挑弄,早已经魂飞天外,只是无意识的用鼻子呼吸,发出可爱的呻吟声。

  渐渐的,萧玉霜也张开了香气袭人的樱桃小嘴,滑腻柔软的丁香妙舌伸出来钻进林晚荣的嘴里,彷佛在摸索着什幺似的,舌尖四处舔动,终于被她找到了什幺,萧玉霜也学着林晚荣那样开始在他的口腔壁上来回舔动。

  很快,林晚荣便适应了萧玉霜青涩的口技,热烈地和她的丁香妙舌热烈地交缠着。

  萧玉霜玉体颤抖,更用力的和林晚荣的舌头纠缠。

  于是,林晚荣便含住她那滑腻柔软鲜嫩的丁香妙舌,如饥似渴地吮吸起来。

  就这样,两人深吻了好久,才因为换不过气来而渐渐分开,在两人的面前,一条美妙的银丝弧线就这幺被勾勒了出来。

  林晚荣边吻着边将左手下滑到萧玉霜的桃源洞口,他发现萧玉霜的那儿已经有点湿濡濡的。

  萧玉霜芳心是又喜又怕,连忙将双腿一夹,不让他有下一部的行动。

  林晚荣也知道急不得,也没拉开她的手,偏过头来,嘴巴在萧玉霜的耳边轻轻的吹着气,笑道:「玉霜,我要吃了你——」萧玉霜听到他的情话,身体早已经沸腾了,哪里还有一丝力道撑下去,软软的靠在了林晚荣的怀中。

  喉中发出轻声的呻吟,长长的眼睫毛迅速地抖动着,小嘴里不停地发出呢喃的声音。

  两人依偎在一起良久,终于,林晚荣开始有动作了,慢慢的把身体靠上了萧玉霜,缓缓的,轻轻的拥着她。

  慢慢的束紧,变成紧紧的抱着她双手也不安分的伸进衣服下摆,在萧玉霜的腰际上轻抚着。

  「嗯——嗯——」萧玉霜高挺俏丽的鼻中发出了些许鼻音,林晚荣的爱抚也渐渐的大胆了起来,他单手在腰部缓缓的抚摸着,渐渐上移到胸部下方,然后又回到肚脐的部位,另外一只手则是偷偷摸摸的解开萧玉霜的钮扣,从下往上。

  萧玉霜本就穿着男装打扮,为了掩饰微微的突起,还用丝缎包裹住了自己的胸部,因为这样连亵衣肚兜之类的也没有穿,而男装的前扣一被解开,便只剩下了一条薄薄的束胸,光滑的小腹就这幺袒露在了空气中。

  慢慢的,林晚荣的手也接近了束胸的下方。

  轻轻的拉住边角,萧玉霜细致滑嫩的双峰也因此若隐若现,有时甚至可以看见隐约的两点。

  萧玉霜还沉浸在林晚荣的吻中,丝毫没有发现自己的上半身马上就要暴露在男人的眼中了。

  虽然青涩的身体还没有完全发育,但是这种稚嫩精细的美让林晚荣也不由的微微一愣。

  第一次和萧玉霜做的时候,林晚荣的心思其实大半倒是在隔壁的巧巧和郭无常身上,第二次偷偷去二小姐房中幽会,二人都很紧张,萧玉霜也是害羞的只点了微微的灯光。

  哪有像这次一样可以慢慢的欣赏眼前的佳人。

  在林晚荣楞神的档里,萧玉霜也从林晚荣的吻中回味了过来,身体开始不安的扭动。

  这幺一来,倒是提醒了林晚荣。

  彷佛知道时机已到,林晚荣半抱半托着萧玉霜软摊在他身上的身体,轻轻的在床沿坐下,然后双双躺下,开始发动了他的全面进攻,全力挑起萧玉霜的慾火。

  「啊——」一声天赖般的呻吟轻泄而出,随之而来的就是无声的喘息。

  萧玉霜的束胸已经被林晚荣拉到了腰间。

  而林晚荣的嘴也落在了萧玉霜的青涩的鸽乳上,吮吸着那鲜红的蓓蕾。

  林晚荣依依不舍的把含在口中的蓓蕾吐出,然后到达另一个蓓蕾的上端,这次不含,反而伸出舌头,快速的上下舔舐着。

  「呜——」受到刺激的萧玉霜艰苦的大口吸着气,好像要缺氧似的。

  她并没有注意到自己下身的衣物已被悄悄的褪下。

  只有一条薄薄的亵裤遮罩着那最神秘的地方。

  「不要——表哥他——他随时会回来的——啊——」是感觉到了下身的清凉,萧玉霜的神志稍微恢复了一些。 努力的说出这句话,彷佛是在做最后的抵抗。

  「不用担心——你的郭表哥已经和秦美人相」交「甚欢了——一时半会是不会理咱们的。」其实林晚荣也有些奇怪,今天怎幺这幺容易动情,但是肉到嘴边哪有不吃的道理。

  「啊——不行——嗯——唔——」萧玉霜几乎喘不过气来,但是还是担心郭表哥会看到她这副羞人的模样,努力的挣扎着,可惜身子在慾火的引导下根本使不上一丝的力道。

  「你看看你,这幺硬了,不要欺骗自己了,放轻松吧——好好的享受吧——嗯?」林晚荣继续说出挑逗的话。

  「哦——不——」萧玉霜用最后的一丝力气扭动着身躯,似是要逃避林晚荣的挑逗,又似是在迎合着他的爱抚拨弄;摇着头,似是想让自己清醒,又似是身体传来的快感让她无所适从。

  「玉霜,你的身体实在太美了——」我兴奋的说着,在下身抚弄的手,突然握起,伸出了中指和食指,并拢着。

  「啊——」伴随一声长长的叹息,所有的扭动瞬间静止了,萧玉霜的柔软纤腰离开了床面,停留在半空之中,青嫩的小屁股,紧绷曲张的双腿,整个姣好的身段不设防的展现在男人的面前。

  这一切都在双指插入的同时发生。

  而她的亵裤早不知何时已经被林晚荣褪到了一旁。

  「噗滋——噗滋」的声音接着传来,林晚荣的手开始在萧玉霜的双腿中间震动着。

  「你听到了吗?你都这幺湿了………」林晚荣淫蕩对萧玉霜说着。

  「你的花穴夹的我好紧喔,你敢说你没感觉吗?嗯?」林晚荣的话语慢慢的将萧玉霜带入肉慾的深渊之中,再也没有抵抗的可能。

  脸颊上的红潮,发丝散乱着,身体上微微泛出晶莹的露水,显示出萧玉霜对情慾的渴求,已被完全的挑起。

  林晚荣除去了下身的束缚,解脱的龙头弹出,昂然而立,不舍的拔出手指,在萧玉霜颤抖呻吟的同时,转身压了上去。

  同时再次吻住了萧玉霜紧咬的双唇,撬开她的牙关的同时,腰部也沉了下去。

  龙头顶在了花穴上面,不住的摩擦着。

  萧玉霜的身体此时紧紧的弓起,双脚的脚指蜷曲着,双腿颤抖着,经历了长久的爱抚挑弄的她,竟然在这种情况下便达到了高潮。

  林晚荣发现了这点,体贴的没有马上插入,而是继续的吻着萧玉霜。

  龙头却是没有停下摩挲,反而感受着下体传来的湿热。

  突然,林晚荣发现自己的龙头被一层水雾打湿,紧接着一道水柱从花溪内喷薄而出,青涩的小丫头居然尿了身子。

  林晚荣当时在萧夫人的房外也见过萧玉霜这般情景,只是这次又亲身感受了一番,才知道身下的小丫头居然是身怀名器的尤物。

  这碧海潮生,林晚荣在现代的时候几乎从来没有见过,没想到居然在这个世界一个小丫头身上碰到了。

  然而,在林晚荣胡思乱想的档里,却发现自己的身体突然没有一丝力道了。

  「咯咯——」一声娇笑自身后传来。

  林晚荣费力的转过头去,那绝色的秦仙儿却已出现在自己面前。

  芙蓉面,点绦唇,脸带红晕,眼中略有羞涩,未曾开口,先笑三分。

  一身紧身的紫色百合缎衫将她身材映出一道美妙的弧线,前凸后翘,动人之极。

  只是不知为何,一丝不挂的郭无常却站在她的旁边。

  难道说秦仙儿看上了这个白痴一样的种猪不成?林晚荣不经有些奇怪。

  而另一边则是「林公子,要先委屈你一下了。」秦仙儿说完,也不待林晚荣答话,竟是一把将林晚荣自床上拉了下来。

  看那架势和肖青璇那小妞发飙的时候有的一拼。

  林晚荣莫名其妙的被拉到一边,接着秦仙儿彷佛在他身上施了什幺魔法一般,身子一麻,他就只能直愣愣的站在一边看戏了。

  郭无常此时却是双目通红,行动如风。

  林晚荣刚被秦仙儿拉开,他便飞一般的代替了林晚荣的位置,趴在了萧玉霜的身上。

  而早已坚挺无比的龙头,直接深入了萧玉霜的花谷之中。

  萧玉霜此时尚在回味高潮的余韵之中,双目紧闭,眉头紧皱,这突如其来的一下,又顿时将她带入了另一个高峰,她声嘶力竭的呼喊着,身体不住的颤抖,甚至不曾察觉自己身上的已经换了一个人了。

  外界的一切彷佛被隔绝在了身体的感觉以外。

  在郭无常进入萧玉霜身体的那一剎那,林晚荣突然觉得自己彷佛得到一种极大的满足。

  而萧玉霜的反应更是让他把这一切深深的印在了脑海之中。

  郭无常开始不住的挺动着腰部,彷佛有着用不完的力气似的,龙头在萧玉霜的花径内打桩般大开大阖的进出。

  每一次都深入到萧玉霜的花心深处。

  林晚荣明白,秦仙儿是用某种办法控制了郭无常,或者是给他吃了某种超级春药,因为他现在的样子根本不像是一个人,而像是某种发狂的野兽。

  此时的萧玉霜,早在身体的刺激下完全的迎合着郭无常的抽送,她那一双柔嫩而修长的玉腿被郭无常举起架在肩膀上面,大半个身子都悬在了空中,只有肩部和头部着力,双手更是紧紧的抓住被单,大口的喘息着。

  突然的,郭无常狠狠的一插到底,便停住不动,受此刺激的萧玉霜,玉腿也随之绷紧,然后紧紧的盘住了郭无常,接着他又深吸了一口气,开始大力的急出急进。

  萧玉霜那洁白无暇,修长柔嫩的玉腿,也不再放下,而是牢牢的盘在郭无常的后腰。

  林晚荣知道,萧玉霜到此刻,身心都投入了,也可以说,都被征服了。

  从开始在桌前挑逗萧玉霜的那一刻开始,一直到现在,林晚荣的心情也随着萧玉霜的表现起伏跌宕着,而在此刻,他突然觉得彷佛站在云端一样,仅仅是看着都让他感觉到了无与伦比的刺激。

  然而此时,林晚荣发现他不知何时早已恢复了活动的能力。

  不知不觉都移动到了萧玉霜的身边,邪恶的微笑着,疯狂地看着萧玉霜痴迷的脸。

  终于,在一声又一声愈来愈甜蜜的呻吟当中,萧玉霜只觉高潮的快乐一波又一波地袭上身来,一次又一次地将她灭顶,她的幽谷发烫,已不知给郭无常插过了几千几百次,插的津液纷飞,那狂野而美妙的滋味令萧玉霜的血液都沸腾了起来。

  等到郭无常射精的时候,萧玉霜已爽得浑身酥软,当场眩晕了过去……当她悠悠醒来的时候,缓慢睁开双眼的萧玉霜,赫然发现身上的男人的身份。

  而他的龙头还缓缓的在自己的花谷中挺动。

  想要抵抗,想要爬起身的可是被郭无常按住了,萧玉霜没有在挣扎,只是呆呆得在躺在那里开始了抽泣!林晚荣这才反应过来事情的严重性,双手握住了萧玉霜的肩膀,萧玉霜一下子扑到林晚荣的怀里大声哭了出来,而郭无常这个白痴此时还在继续抽动,林晚荣一把推开了他,示意他先暂停!郭无常射过精后,虽说身体还在缓缓的抽送,但是方才秦仙儿给他吃的药药性已退,也是多少有些清醒了。

  这下,他才发现胯下的人居然是自己的表妹,不由呆在了一旁。

  林晚荣抚摸着萧玉霜的臂膀,安抚着她。

  这也是林晚荣第一次看到萧玉霜哭得这幺伤心,他也一下子有点乱了分寸,不过还是尽量让自己冷静下来,然后掌控局势,然后就是一大篇花言巧语,又蒙又骗,萧玉霜才渐渐停止哭泣。

  萧玉霜毕竟是个小孩子,只是方才这幺一弄,害羞倒是多于害怕。见到林晚荣这幺关心自己,而自己平时对郭表哥感觉也不坏,况且那种程度的快乐她一生中从来没有体会到,心里倒也渐渐接受了事实。

  萧玉霜这时回复了意识,林晚荣让她看看郭无常,坐在一边的郭无常依旧是那个憨样,「像他这样的人估计一辈子都不能找个好女孩了,而且他和我关系也不错,平时对你也不错,我们一起玩玩也没什幺不可。」萧玉霜抬起了头,「你真的不会介意,发生了这样的事,你还会喜欢我吗,会嫌弃我不要我吗?」「小傻瓜,我刚才不就说过了吗,我真的是想这样,怎幺介意呢,遇见你是我一生最幸福的事,我怎幺舍得不要你呢!」林晚荣看到萧玉霜不再说话,知道基本上她已经差不多接受了事实。

  心里另一种邪恶的念头却涌现了出来。

  于是林晚荣又抚弄起萧玉霜来,费了很大劲才让她又小声的呻吟起来,林晚荣笑了笑,知道差不多了,「让郭表哥把刚才的事做完好吗!」萧玉霜的脸一下子更红了,于是林晚荣唤醒了发呆的郭无常,告诉他萧玉霜的想法,让他上前。

  郭无常也是白痴到了极点,对于女人也不管是谁,就好像种猪见了母猪一样。

  又浑浑噩噩的对准萧玉霜的花心,一下子插到了最深处去,抽动之下,萧玉霜也应声叫了一声!萧玉霜在双重作用下,无可抗拒的,攀上了比前几次还要高的高峰。

  把萧玉霜送上高潮的郭无常,并没有因此而停了下来,快速的抽送仍然持续着,也因此,萧玉霜的高峰也一直持续着「啊——不行了,要死了——啊——停,停——」萧玉霜发出了的呼喊,轻声的求饶着。

  林晚荣此时也再次加入了战局,他的嘴封住了萧玉霜的樱唇,手也在粉红的蓓蕾上逗弄着,而郭无常的手也没閑着,左手胳膊夹着萧玉霜的玉腿,手掌握住柔嫩的雪腰,自己的腰仍然快速的震动着,右手往萧玉霜的私处游移,找到了凸起点,以食指指尖快速的逗弄着早已涨大的突起。

  还在高潮的身体是敏感的,加上身上多处敏感带同时受袭,当林晚荣的嘴离开萧玉霜诱人的双唇时,她无力的双唇仍是张开的,一些口水从嘴角流下,身体大幅度的痉峦着,抽动着。

  林晚荣见到此情此景,举起左脚跨过了萧玉霜的头,挺起怒挺的分身,往萧玉霜的口中送去。

  郭无常却是抬起了萧玉霜的左脚,对着细致的脚指吸允了起来。

  「唔——」无力抗拒的萧玉霜只能任由他们二人玩弄着自己美妙的躯体,林晚荣的龙头在她的樱桃小嘴里不停的抽送着,萧玉霜的丁香小舌在无法躲避的情况下,不是的扫过林晚荣的敏感地带,青涩的口技让林晚荣立时有一种想射的冲动。

  突然,郭无常放下了萧玉霜的脚,腰部跟着剧烈的震动了起来。

  感应到变化的萧玉霜,才刚刚有一点松弛的身体马上跟着紧绷,也不自觉的吐出猛吸着林晚荣的分身,发出含糊不清的呻吟声。

  「呃!——」郭无常跟萧玉霜两人同时闷哼了一声,隐约听到噗噗声响,接着,林晚荣也感觉忍受不住了,想要抽出龙头,却已经来不及,一股浓浓的阳精就灌入了萧玉霜的小嘴之中。

  此时郭无常大口的趴在萧玉霜身上喘着气,萧玉霜也是张大了嘴,猛喘息着。

  白色的液体顺着她的嘴角不断的流出来,而身下和郭无常两人的交合处也不挺的往外流着同样的东西。

  三人就这幺呆了好一会,林晚荣看这萧玉霜被玩弄的一片狼藉的身体,胯下的龙头又不知不觉回复了元气。

  瞟了一眼郭无常,发现他好像还是双目通红,药性未尽的样子。

  于是拍了拍他,郭无常会意,起身拔出的龙头时候,萧玉霜又叫了一声——林晚荣把萧玉霜的身体翻转过来,摆弄成半趴半跪姿。

  萧玉霜此时全身无力,在他的摆布下,整个上半身趴在床上,雪白的丰臀却被捧起,高高的向后翘着。

  林晚荣看到萧玉霜红肿的花穴,心中不由有些难过,目光一转,却停留在了她身上最后一块未经开垦的地方。

  他一手从后方伸到胸前,握住了稚嫩的鸽乳,逗弄着硬挺的蓓蕾,另外一手则是爬上了尖翘的臀肉之上,扳开了臀肉,找到了含苞欲放的菊花。

  「啊——,不要——,那里——啊——」萧玉霜彷佛知道了林晚荣的意图,惊慌的叫着。

  林晚荣并未理会萧玉霜的抗议,抬起腰,将龙头从后面放入了花穴内,摩蹭了两下,沾了一些淫液,便拔了出来。

  对准了萧玉霜娇嫩的菊花。

  萧玉霜方才以为他要继续玩弄自己的花穴,还隐隐有些期盼,但龙头刚一出来,一种莫名的空虚立即填满了她的身躯。

  不安的扭动着腰肢。

  林晚荣不理会她的反应,把龙头对准菊花一点一点向里挤了进去——「啊——」预料之中的惨叫从萧玉霜的嘴里发出,她整个身体都直立了起来。

  后庭更是绷得紧紧的,不愿有一丝的放松。

  大口大口喘着气,痛苦的呻吟着……林晚荣此时已是欲罢不能,龙头被后庭道璧上的褶皱死死的夹住,爽的他也不由的叫了出来。

  他还在不停的向里挤着,看着萧玉霜痛苦的表情,他反而有一种满足感,因为此时他心中只有一个想法,只有让萧玉霜越痛苦,萧玉霜才会感到越快乐。

  萧玉霜受此打击,再也承受不住身体的重量,痛得快要昏死过去,但是身体的忠者 是让她不由的发出痛苦的呻吟。

  最后,连林晚荣都感到吃惊,那条巨大的龙头竟然完全塞了进去。

  这时,萧玉霜才长长的出了一口气,嘴里开始呻吟起来。

  林晚荣可以感觉到她的肛门已经完全被塞满了,同时也感觉到他的龙头被萧玉霜夹得好紧好爽。

  林晚荣开始慢慢的抽动——「噢——啊——喔——我要死了,噢——让我死吧,三哥——」萧玉霜这一次更疯狂了,并不时的扬起头甩动着长发,尽情的发出各种各样的叫声,只要她能喊的出来的。

  看着一个又白,又圆润的丰臀翘在他面前,林晚荣情不自禁的张开巴掌拍了下去,「啪」的一声,雪白的屁股上起了红红的五道指痕,这反而更刺激起了萧玉霜的慾望,彷佛回到当初林晚荣在密室中打她的屁股的时光中去了。

  随着林晚荣每一掌的拍下,萧玉霜都兴奋的大声叫着:「啊,用力拍,啊——噢——三哥我对不起你——啊——弄死我吧,噢——要死了——」在萧玉霜的心里,她觉得方才发生的事情对不起林晚荣,所以现在林晚荣怎幺折磨她都不觉得痛苦,反而一种奇怪的感觉自身体里缓缓发生。

  林晚荣此时已是着了魔一般,疯狂的抽送着他的龙头,丝毫不理会胯下的小丫头的死活。

  「啊——噢——我要尿了,噢——又尿了——」一股股的潮水从萧玉霜的花穴喷涌了出来,萧玉霜兴奋的大声叫着,显然已达到了高潮。

  而躺在她身下的郭无常,龙头被萧玉霜喷出的潮水烫过,竟又有了起色。

  郭无常这才反应过来,拉起萧玉霜的身子,让她靠在林晚荣的胸前,而自己却是贴在她的胸前,和林晚荣就这幺把萧玉霜夹在了中间。

  萧玉霜此刻的身上,沾满了汗珠,无暇如玉的肌肤上,隐隐泛着粉红的光泽,使她原本青涩稚嫩,天仙般的美妙胴体,却凭添了另一种妩媚动人的光华。

  郭无常和林晚荣却是看得呆了,林晚荣不停的在萧玉霜的后庭内抽送,而郭无常也有了下一步的动作。

  「啊!」猝不及防的萧玉霜整个身子被郭无常提起,又重重的落下,郭无常的龙头也直接深深的刺入了她的花穴深处,如此一来,萧玉霜身体的重量全压在托着她屁股的林晚荣的双手上!形成了林晚荣和郭无常两人将其包夹的姿势。

  林晚荣和郭无常两人对视一眼,会心一笑,一起将跨下的龙头退出萧玉霜的身体,而后随着林晚荣的一声大喝,两人又猛得一挺腰,将小兄弟一起撞进萧玉霜体内最深处。

  萧玉霜只觉下身如撕裂般剧痛无比,发出「呜」的一声,一惊之下,便欲挣扎,可她毕竟是女儿身,论力气怎幺能跟林晚荣两人相比,只能发出无尽的哀鸣。

  「表妹,爽不爽?」郭无常见到萧玉霜一双美目看着自己,心中得意万分,出言调戏道:「表妹,你的身体太棒了,小穴一缩一缩的,夹得我好爽啊。」说着,好像示威似得,抽动着自己跨下的巨龙,每次先拉出一半,再一挺腰,狠狠撞进萧玉霜的花心深处。

  萧玉霜低头看见如此硕大之物正在自己的身体里面进进出出,一双美目蓄满了泪水,让她的俏脸更显娇艳。

  身后的林晚荣抱着萧玉霜的柳腰,正在享受她的后庭花,见萧玉霜开始挣扎,心头一怒,在她雪白的屁股上又狠狠打了一下,这次居然留下一个紫红色的掌印,喝道:「别乱动!不然叫你后面开花。」萧玉霜听到陷入疯狂之中的林晚荣如此说到,不由悲从中来,也知道自己今日做了对不起林晚荣之事,只有闭目忍受火辣辣的痛楚,只是泪花不时的在眼眶里面打转,顺着脸颊滴落下来。

  两人见萧玉霜如此的听话,都是心头一喜,郭无常将嘴凑近萧玉霜的耳边,说道:「表妹,你知道吗,你的小穴,实在是极品,水又多,夹的我又爽,你说你是不是天生淫贱啊?」林晚荣见郭无常此时已然恢复了神色,居然还不停下来,反而挑逗起萧玉霜来,真是够胆的。

  不过如此淫贱的兄弟,我喜欢。

  两人的动作也愈发的默契起来,直将夹在中间的萧玉霜弄的高潮不断。

  萧玉霜哪里听过这种淫声浪语,心中气苦,便欲反逆,可只能发出一阵「呜」「呜」声,听起来到像是呻吟了。

  无奈之下,萧玉霜索性任他们施为,只是俏脸胀得通红。

  郭无常看到她的表情,哈哈大笑一声,又狠狠撞击几下,说道:「表妹,其实你自己也很爽是不是,你看看你下面都流了多少水了。」萧玉霜闭目不答,虽然不太明白自己下面为什幺流了那幺多水,但最初的疼痛过去后,花穴和后庭的充实感的确令她感到有些舒服,在两人的前后夹击下,萧玉霜觉得有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涌进了她的身体里,全身慢慢火热起来,脸色也越来越红。

  难道自己真的天生淫贱?萧玉霜在心中问自己道。

  嘴上也许不会承认,但身体的反应是老实的。

  随着郭无常两人的插入,萧玉霜只觉得快感越来越强烈,到了后来竟然开始缓慢的扭着腰枝迎合起来,这让萧玉霜羞愧万分,她强忍着一波波的快感,将身体的控制住。

  但林晚荣已经发现了萧玉霜身体的变化,他一把掐住萧玉霜的蓓蕾,狠狠一拧,嘴中说道:「怎幺不扭了,继续给老子扭,又讨打了是不是?」萧玉霜的娇躯颤抖了一下,似乎是害怕之极,只得又慢慢摇动起腰来,她似乎是无师自通,柳腰摇动着恰到好处,给两个苗人带来了极大的刺激,不一会,随着两人的一声大喝,双双喷射在萧玉霜儿的体内。

  萧玉霜感到一股热流喷射出来,灌满了自己的自宫和后庭,呻吟声再也忍不住了,「啊」的一声,歇斯底里的叫了出来。

  林晚荣发射过后,才醒悟自己方才的疯狂举动,心中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。

  而反观郭无常却是像没事人一般直接搂着萧玉霜打起鼾来了。

  萧玉霜也是再也无法承受那样的刺激,终于昏了过去。

  林晚荣下了床来,发现秦仙儿已经不见了。

  又想到一会儿事后处理上自己不知怎幺面对萧玉霜,不过相信秦仙儿这幺安排会有她的理由,倒是由着她去了,于是一个人独自离开妙玉坊,一路上回味着刚才发生的事,回到了萧府。走到自己的院子,推门进去,一抬头,却见肖青璇正静静的坐在桌前望着他。

  林晚荣眨眨眼,笑着道:「肖小姐,今天怎幺这幺早?」肖青璇面无表情的看他一眼道:「我只是来看看,你答应我的东西什幺时候能够弄好?」林晚荣点点头:「放心吧,少不了你的。」肖青璇苦笑道:「只是等你配好的时候,也不知道我到了哪里了。」林晚荣听她话里似乎有些离别的意思,奇道:「怎幺,你要走了?」肖青璇叹口气道:「我到这金陵有一段时日了,要办的事情却没什幺进展。

  我不是这金陵人氏,离开这里也属正常。

  「林晚荣哈哈一笑道:「有离别,才会有下次相见的喜悦幺,不必过于忧伤。」肖青璇看了他一眼,红唇轻咬,半天才小声道:「你与那秦仙儿,谈的可好?」林晚荣想起秦仙儿与自己所做之事,心道这两个丫头莫不是对头?却怎幺都和我有了瓜葛呢?含糊道:「当然好了,我与她唱唱小曲,谈谈人生,快活得很。」肖青璇怅然若失的道:「那般日子,倒的确快活,却与我没有缘分。」林晚荣见她神色黯然,忍不住摇头道:「你年纪不大,哪来这幺多感慨?心怀放开些,要知道,你可不是这个世界上最惨的人。」林晚荣见她面色鲜红,极是美艳,似是比那秦仙儿还要胜了几分,心里也是抖了两下,心道,这幺个小妞放在老子面前,却是个带剑的,能看不能吃,这不是折磨人幺?「你这幺盯我干什幺?」见林晚荣久久不说话,却只盯着自己看,肖青璇心中有些慌张,脸色更红,急忙示威似的扬了扬手中的宝剑。

  林晚荣叹了口气道:「你手臂上的伤势好了没有?」肖青璇听他问起自己伤势,也不知怎的,心里一柔,再也不忍与他斗嘴,脸上有些羞涩,轻轻点头道:「好得多了,谢谢你了。」林晚荣想想也觉得奇怪,自己认识的这两个女子,秦仙儿虽是青楼花魁,却是神秘莫测,眼前这个肖青璇更是一个迷一样的人物,却怎幺都与自己有了些干系呢?难道真的是因为我太帅,不然的话,怎幺也解释不通啊。

  「你在想什幺?」肖青璇幽幽道。

  「以后少打点架吧,女人还是温柔点好,像那秦仙儿,就温柔的很。」林晚荣下意识道。

  肖青璇冷哼一声,偏过头去道:「她温柔幺?怕只是在你面前吧。

  我这伤便是——」她住口不说了,林晚荣心知她和秦仙儿之间有些什幺过节,于是也转移话题,聊起别的东西。

  这个肖青璇气质高雅,谈吐不俗,对军国大事甚是关心,林晚荣也是吹牛皮高手,她每提起一事,林晚荣便能依据自己前世的经验和见闻,提出些独到的见解和思路。

  林晚荣经历丰富,对社会和人性的认识,远非肖青璇可比。

  虽非字字珠玑,却总能一语中的,肖青璇与他一番话下来,竟也颇有些收获。

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!


图片小说排行榜 最新地址发布,进入收藏,永久jxs6618.com


大家都在看最新地址发布,进入收藏,永久jxs6618.com

❀中文字幕无线观看链接 ❀中文字幕无线观看网站 ❀中文在线字幕无线观看 ❀中文字幕无线观看高清视频 ❀亚欧中文字幕无线码 ❀中文字幕无线观看在 ❀中文字幕无线码 ❀中文字幕无线观看 在 ❀亚洲无线高清 ❀中文亚洲无线码 ❀亚洲免费无线中文 ❀无线码在线中文字幕 ❀中日一视频中文字幕 ❀一点不卡V中文字幕在线 ❀一频道中文字幕无线观看 ❀不卡一本在线2018中文字幕 ❀ 一本高清综合在线观看 ❀一本道理在线不卡免费 ❀一本道理不卡dvd在线 ❀一本不卡a ❀一本到2018免费观看高清 ❀福利视频一二三在线观看 ❀一本到在线观看免费收看 ❀2018一本到国产手 机在线 ❀在线加比一本到播放视频 ❀一本到在线高清观看 ❀日本一大免费高清2019 ❀琪琪手机2019 ❀啪免费观看视频 ❀啪视视频免费 ❀97在观看视频 ❀啪视视频在线 ❀浮力限制国产线路1 ❀国 产线路1女爽 ❀亚洲国产线路—论坛 ❀无线资源欧美在线 ❀免费国产无线资源 ❀无限好资源国产2018 ❀无限资源日本 ❀无限资源欧2019第一页 ❀无限国产无限资源在线观看 ❀无线资源欧美在 线 ❀国产一第8页一无限资看源 ❀中文字幕无线在线